长沙屹岚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731-3126169
邮箱:service@anjizr.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从产能过剩与消费不足看明年重卡销量(一)

编辑:长沙屹岚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从产能过剩与消费不足看明年重卡销量(一)
12月3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表示货币政策由适度宽松转向稳健,证实了本系列11月24日发表的第一篇关于货币政策必然转向的结论。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家货币政策的转变,就像是一个行驶的汽车踩了刹车,只会使车速有所减慢,又怎么会导致重卡行业50%的跌幅呢?

假如一辆汽车处在正常行驶状态,那么踩刹车的结果仅仅是减速而已。但是,对汽车了解的人都知道,有些情况踩刹车可能会酿成大祸,比如:开着没有ABS的车在冰面上行驶;重载的货车在下急坡;不均匀装载货物的卡车在不平坦的道路上行驶;高速行驶的汽车转急弯;没有稳定制动系统的汽车以200公里以上的时速行驶等。

还有一种车,就如《生死时速》中那辆装了炸弹的大巴——一位评论家这样比喻:“中国就好像一辆装有炸弹的大巴在路上飞奔,而一旦速度小于每小时50英里,它就会爆炸。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低于8%,灾难可能就会发生。大部分新建的基础设施将会闲置,过剩的产能将在很多工业存在,房地产泡沫将会破裂,而银行系统将面临大规模坏账。那些正沉浸于中国梦的投资者低估了这些潜在的风险,一旦中国这部巨型机器最终停滞,这些投资者们就会从美梦中痛苦的醒来。”

中国的经济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但是这辆汽车本身就存在着装载不平衡和一些机械问题,而外部的道路状况又是异常的复杂。这时,无论中央作出的任何政策转向或者继续放任量化宽松政策(提高利率、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降低信贷规模等等),都存在相当的风险。早在2007年3月16日人大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表示:“中国经济存着巨大问题,依然是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结构性的问题。所谓不稳定,就是投资增长率过高,信贷投放过多,货币流动性过大,外贸和国际收支不平衡。”国家在2007年对上述问题的治理,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和我国经济下滑而停止。国家“调结构”的政策导向又变成了“促增长”。大量的经济刺激政策叠加使用:大量发行货币、大幅降低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4万亿投资、允许地方政府举债、二套房优惠利率、汽车家电下乡、以旧换新…。…这些多种刺激经济的“猛药”,都使得温总理所说的我国经济的四个“不”变本加厉,而且,货币增发、信贷投放过多直接引起了2007年还没有发生的通货膨胀。

12月3日,第七届中国金融学年会上,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国际商务系主任王曦教授表示,官方有关通货膨胀的统计数据被低估。根据2010年M1(狭义货币)增速达到21%的情况来推测,我国由于货币增发导致的复合性潜在通货膨胀可达30%以上。

通货膨胀使企业和老百姓痛苦,但是,也许正如经济学家郎咸平在2009年说过的,比通货膨胀更可怕的是产能过剩。因为通货膨胀可能只是发生经济危机的一个前兆或者现象,而导致经济危机发生的根本原因是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已经告诉我们:“经济危机是当个别企业生产的组织性和整个社会生产无政府状态的矛盾,以及生产无限增长趋势同劳动群众购买力相对萎缩的矛盾尖锐化所产生的后果。”

正因为我国生产能力的“大”和劳动群众消费能力“小”的巨大矛盾已经非常突出,因此,针对通货膨胀的稳健货币政策有可能使得先前持续高速增长的投资难以为继,一旦有企业资金链断裂,就会引发更大范围的停产、失业,消费能力将急速下降。当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的矛盾无法调和,也许就会引发经济危机,或者说是经济衰退。

本篇将重点分析导致经济衰退发生的根本原因——生产过剩和消费不足的矛盾在我国当前究竟有多严重。

购买力逐年下降

12月7日,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副司长纪宁表示,我国应建立健全职工工资的正常增长和支付保障机制等8大类措施,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前一天(12月6日)《中国日报》也援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研究员苏海南的话报导称,在未来五年内,居民收入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应当上升四到五个百分点。

那么,居民收入占GDP现在的比例是多少呢?笔者根据2009年《中国统计年鉴》计算出下表:



从表上可以看出,我国的工资占GDP的比例相比1996年是下降的。另有数据显示:2009年全国工资占GDP的比例为8%。而1978年这一比例是16.97%,1986年是13.03%。

我国的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不但纵向比较低,就是横向和世界其他各国比,也处于低水平。在市场经济国家,劳动者的工资总额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重普遍都在54%-64%之间,美国的数据是50%,欧盟是55%到65%之间。我国的消费率比世界平均水平偏低约30个百分点,比中低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偏低约20个百分点。

比表上的数字更加严酷的是,近20年来,不仅“工资总额比例”逐年下降,而且社会保障也远不如从前。经历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都知道,那时职工工资虽然低,但是房租非常少、看病不花钱,上中小学也是免费且没有择校费和高额的补课费,大学也是免或者低学费(笔者九十年代上大学时,每年的学费只有200元)。那时干部、工人退休可以拿到80%、90%甚至100%的工资(参加社保退休的,工资基本都会大幅下降)。

面对如此低比例的工资和沉重的负担(住房、教育、医疗、养老),劳动群众的消费能力更加打了折扣。

经济学家郎咸平在2009年指出,“中国家庭储蓄才25万亿(2008年底的数据是21.79万亿元《2009年中国统计年鉴》,笔者注),除以13亿人口,人均储蓄量不到2万,再扣掉1%的有钱人,人均储蓄可能只有几千块,而社会保障不足也令大家不敢消费。”

上面所说只是我国居民收入的总体水平,如果考虑到贫富差距很大的因素,那么普通居民的消费能力更低。12月8日,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功成在国民收入分配与企业总体薪酬制度高峰论坛上建议,力争在“十二五”期间将基尼系数降到0.45以内。据世界银行测算,欧洲国家与日本的基尼系数大多在0.24到0.36之间,而中国2009年的基尼系数高达0.47,在所公布的135个国家中名列第36位,接近于拉丁美洲和非洲国家水平。(按照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基尼系数若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0.3表示比较平均;0.3-0.4表示相对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近来,有报道称,我国2010年的基尼系数已经超过国际警戒线0.5,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11月17日表示,如果算上灰色收入的话,中国现在的基尼系数或已超过0.6。

针对我国劳动者收入偏低,近来物价上涨严重的问题,12月9日的《人民日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是这样的:《少花钱,生活同样精彩》。就算这个观点可取,老百姓钱少花了,生活也同样精彩,可是,从全社会看,需求不就更加不足了吗?
上一条:锂电概念股涨停 碳酸锂提价近在咫尺 下一条:远程虹膜扫描技术问世